白色未知

【all叶】回报社会[上]


@面包君——一只努力更文的咸鱼小透明

————

兴欣酒家里最近来了个厨子,名叫叶修。

  兴欣酒家是一个偏中等的小饭馆,但起码也有两层楼,但是这和它旁边的嘉世楼不同。

  嘉世楼是一个星级大酒店,有几十层,占地面积极大,进往其中的人非富即贵,里面的消费更是随随便便就几千上万。

  叶修是在一个雪夜进入兴欣酒家的,当时这里快要打烊了,里面正在做清洁,叶修看着酒店玻璃上贴着招聘厨师服务员,于是走向酒店前台,就这么顺理成章是应聘了厨师。

  当时他们做完卫生之后,自己还没有吃饭,正好考验考验叶修,于是就让他去做菜。

  叶修做了三道菜,两菜一汤,鱼丸和芙蓉鸡片,豆腐汤。

  新鲜的鱼剔骨刮去红肉,葱姜蒜榨成汁,,鱼蓉掺水摔打劲道,继续用姜汁,一比一注水,鱼丸是最吸水的。这样出来的鱼丸不腥且劲道,但现在还是鱼蓉。

  鱼蓉挤成丸子,要用温水慢慢地熨,然后成型,大锅勾芡,葱段生抽和芡一起熬,放入鱼丸挂住,倒入耗油。

  叶修颠锅十分漂亮,汤汁丝毫没有撒漏,且挂汁均匀,颜色透亮,汤汁浓稠。

  兴欣酒家里面的一位女厨师叫唐柔,其实她是希尔顿大酒店里的一位厨师,也是唐家之女。

  唐柔一看叶修这手法就觉得他不简单,但是也没有点
破。

  豆腐汤拿南豆腐切丝,宽度均匀,细如叶脉,汤色清亮,呈琥珀色却是可以透过汤汁看到另一边。汤上面漂浮着红色的枸杞,颗颗吸满了汤汁,粒粒饱满。

  底下的豆腐盛开的花状,面上不似有油花,但是却有香气飘散,灯光下更是诱人。
 

  芙蓉鸡片用鸡蛋清裹住炒水过的鸡片在锅里滑,是一道十分考验厨师的菜肴,但是叶修却完美地做了出来,火候掌握得那是多一分就老,少一分不熟,鸡片入口即化,可谓完美。

  于是叶修就在这里开始了工作,鲁,川,粤,苏,闽,浙,湘,徽八大菜系叶修样样精通,炒,爆,熘,炸,煎,烹,煮,炖,煨等等方式,和仅凭一把菜刀切的菜那是一等一。

  片是片,块是块,蓑衣黄瓜那是片片薄如蝉衣且不断连,对于别的厨师来说是考验功夫,对于叶修,简直是小菜一碟,家常菜式
 

TBC.

【all叶】怪化猫(二)


怪化猫梗

ooc

———— 

  “这边就是你的客室了,靠着街坊,午更十分会有提灯人报时,也许会有些吵。”老板娘带叶修去他的房间,将门带上。

  叶修在房间里放下竹屉,从里面拿出猫薄荷的萃取液,在手中晃荡着。

  但是半天都没有任何的影子。

  破除一个物怪,需找到三个条件,形,真,理。

  物怪所化的形态,其真正的面目,和当事人所思所想。

  叶修没有急于去寻找破除,而是安定的睡下。

  午更十分,隐隐约约传来打铃声,听得更清楚的却是猫叫声。

那一种争夺领地的啸叫,许许多多的猫在一起叫着
 
  

  叶修穿上衣服,轻悄悄的走出去,走廊上没有任何灯火,也没有任何人。
 

  但是就是有猫叫声而不见其形。

TBC.

【all叶】怪化猫


怪化猫梗

ooc ooc

这不是怪化猫的开头,是一个关于猫又的故事(★^O^★)
————

  细雨蒙蒙,街边的人打着映花的伞来来往往,一个身背竹屉打着灰暗色的伞停在一家旅店的门前。

  “客人要住宿吗?”年轻的女老板抬起头看向门口。

  “要住宿。”客人应答道,便收起伞将伞立在旅店的墙边,雨水淅淅沥沥地顺着伞缝流下。

  客人抬起头,露出锈红色勾勒花纹的脸,女店员看着客人的脸,脸上泛起红晕。

  “我只是一个卖药的,你可以叫我叶修。”叶修放下竹屉,将里面的瓶瓶罐罐拿出来。

    鎏金樊瓶中装的是祛斑露,六角琉璃景泰蓝盒中是祛疤膏,水质玉片纯银盒中是润肤霜。

  老板娘在里面挑挑捡捡,每一个瓶中都是植物做成的,老板娘挑了五六瓶,与叶修相谈盛欢。

“我叫陈果,是这家旅店的老板,这家店在这已经很久了,是我父亲开的。”陈果很热情,给叶修介绍起旅店。

  叶修也应答着,心思却在一些普通人听不见的声音上。

  “喵——”

“呼噜……喵——”

TBC.